[新聞]亞美尼亞的古城處於變革的邊緣

雖然亞美尼亞是一個僅有300萬人口的小國,但今年春天發起的“天鵝絨革命”(Velvet Revolution)波及全球——這是一場長達數月的和平抗議運動,最後導致總理薩爾基相( Serzh Sargsyan)辭職;記者帕西尼揚(Nikol Pashinyan)當選新總理,他是抗議運動的領導者,激情演講,組織公民抗命。

和平交接權力後,首都埃里溫的狀況有所變化。國民開始創業,離散人口紛紛回國,到訪遊客也有所增加。

埃里溫當地居民瓦丹彥(Aram Vardanyan)開了一家名為“非常亞美尼亞”(Absolute Armenia)的旅遊公司。他說,“這為埃里溫帶來從未有過的樂觀前景。亞美尼亞常常遭到忽視,但現在重現光彩。其他創業者也感到,這些機遇和變革使如今成為最好的創新時代。埃裡溫迸發生機,這真的很明顯。”

「天鵝絨革命」後,權力和平交接,亞美尼亞首都埃里溫的狀況有所變化。
埃里溫城比羅馬還要古老,邁入它的第2800年。居民們忙著細數城市的今昔巨變,展望美好的未來。

人們為什麼愛這裡?
這裡的人們擅長交際,非常團結,而且對生人總是很客氣。安德莉(Ani Andree)一年前從德國搬來,辦起了鄉村旅遊公司,她說,“亞美尼亞人喜歡喝咖啡聊天。每天遇到熟人,都互相問好,上班途中聊一會天。人們從容交談,不論是出租車司機、鄰居還是同事。”

這些人彼此掛心,甚至僑民也有安全感。安德莉說,“我知道,如果我沒有像往常一樣出現,人們會立刻注意到。他們會打聽,他們會打電話或發信息。這里人們之間的關係細水長流。即使你們幾個月前偶遇,對方依然會駐足閒談,很興奮,很想知道你的情況。”

今年,埃里溫慶祝成立2800年。
很多人認為文化應當兼容並包。這裡,外人會被鼓勵加入一個團體。亞美尼亞人精通多語,有助於增強新到之客的歸屬感。瓦丹彥說,“我們擅長掌握語言,在埃里溫的街頭,很多遊客可以輕鬆地與當地人交流,他們對此很驚訝。”薩哈基揚(Sirarpi Sahakyan)是生活在埃里溫的亞美尼亞人,在電子銷售公司Incredo工作,他說當地人講的語言通常包括英語、俄語、法語、西班牙語,甚至還有波斯語。

亞美尼亞人熱愛並註意保護本國文化,特別是和其它前蘇聯國家相比。該國文化的豐富性很大程度上歸因於朝代更迭,受到群雄稱霸的影響,包括亞述、馬其頓、波斯和奧斯曼土耳其帝國。安德莉說,“傳統和儀式仍然是這裡的文化,營造出良好的氛圍。例如,只要參加重要活動,人們喜歡獻花。”

亞美尼亞的節日也展現出悠久的傳統。復活節後98天是瓦達瓦爾節(Vardavar),是耶穌變容的儀式,但這項傳統一直追溯至基督誕生以前的時代。瓦達瓦爾節互相潑水的習俗活潑有趣,是最受歡迎的節日。亞美尼亞聖誕節後40天是情人節(Trndez),一般全城都搭起篝火,表示儀式的開始。這對於新婚夫婦尤為重要,他們有時一同躍身跨過篝火,這歷來是多子和淨化的吉利象徵。

亞美尼亞歷經磨難險阻,尤其是一戰時期奧斯曼土耳其人對亞美尼亞人進行大屠殺。美國很多州以及另外20個國家都認定這是由奧斯曼帝國進行的種族滅絕行為。如今,土耳其政府對此拒絕承認。

然而,即使千百年來蒙難變遷,埃里溫人也崇尚古道,他們還是樂於接受新理念和新思想。瓦丹彥說,“亞美尼亞人的優點之一是主動學習,知識就是力量。”

這裡的生活怎麼樣?
和很多歐洲其它都市相比,埃里溫是一座小城,各行各業的人們在狹小的空間里共同生活。安德莉說,“花20分鐘便可從城市的一頭走到另一頭。”中心地帶幾乎囊括一切,人們在很多沿街的咖啡店裡見面。

由於盛產獨特的粉色火山岩,埃里溫有時也被稱作“粉紅之城”。薩哈基揚說,“大多數建築用凝灰岩打造——這種粉色的火山岩已成為埃里溫的象徵。朝陽和彩霞的照耀下,整座城市有溫柔的粉紅色光澤。”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資訊
有廣告合作的想法與需求, 歡迎與我們聯繫!
我們的廣告團隊聯繫方式是
微信 chuyuchi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