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旅遊亞美尼亞 看見悲情與憂憤

我們從喬治亞首都第比利斯(Tbilisi)坐夜火車,次日清晨到達亞美尼亞首都埃里溫(Yerevan),在大雨滂沱中走進又一個陌生國度。中央火車站是一座俄式大建築,廣場上一尊騎馬揮劍的戰士雕塑歡迎來客,可是車站冷清蕭條。以前火車可以開往蘇聯和東歐,如今只能往返於喬治亞 。

埃里溫坐落在三面環山的平原,天際線上的亞拉臘(Ararat)山白雪皚皚,雨後朝陽投下柔艷的淡彩,撫摸著山峰背脊,那是遙遠的呼喚。「舊約.創世紀」中記載,大洪水過後,7月17日,諾亞方舟停在亞美尼亞的亞拉臘山。亞拉臘山有5165米和3907米雙峰,據說山下有諾亞建造的祭壇和開闢的村莊,亞美尼亞人自詡是諾亞的後代。

外高加索三國一直處在東西兩大帝國的夾攻之下,成為波斯、羅馬、東羅馬拜占庭、奧斯曼土耳其帝國輪番討伐的對象。最早和對世界文化影響最大的是亞美尼亞,在古羅馬時代,她的疆土幾乎涵蓋了整個外高加索地區。今天亞美尼亞群山鎖國,大部分領土在海拔千米以上,大量教堂修道院散落在貧瘠的山裡,交通不便遊人稀少,誰還記得她曾經的赫赫雄風。我們包了出租車遊覽,一座座教堂和修道院彰顯著千年榮光,帶著沈甸甸的歷史走進我們的視線。

聖山下 深坑上的修道院

Khor Virap修道院靠近土耳其邊界,位於亞拉臘山之下。亞拉臘山古代一直屬於亞美尼亞王國,是亞美尼亞國家和民族的精神象徵。1923年,蘇聯與土耳其簽定卡爾斯條約(Kars Treaty),將此基督教聖山歸屬信奉伊斯蘭教的土耳其所有。亞美尼亞人的文化根基可望而不可及,心中的憂憤難以表述。

Khor Virap意為「深坑」。相傳引導亞美尼亞皈依基督教的啓蒙者格里高利,被亞美尼亞國王梯里達底(Tiridates)三世投入這個深坑,格里高利仰仗神力和一位婦女暗中幫助活了下來。他被囚13年後,國王病重,國王的妹妹才想起他,格里高利治癒了國王的病。
公元301年,梯里達底三世皈依基督,封基督教為國教。亞美尼亞是世界上第一個將基督教定為國教的國家,比羅馬的君士坦丁大帝還早30年。

為了表彰格里高利不動搖的信念,在他被囚禁的深坑之上蓋了這座修道院,是亞美尼亞重要朝聖地之一,有若干座教堂。深坑深7米,寬4.4米,洞口只能容納一人進出,現在架一個狹窄梯子供遊人上下,內設祭壇,一盞孤燈在黑暗中襯出石壁。

中午主教和幾位神父舉行宗教儀式,聖歌聲哀氛回繞,道不盡民族的悲情與憂憤。教堂中站滿了信徒,沉思冥想,虔誠地禱告,感人至深。爬上後山可以俯瞰深坑修道院全貌,並眺望亞拉臘山腳下遼闊的原野。

埃奇米亞德津 世界遺產

埃奇米亞德津(Echmiadzin)大教堂、教堂群,及茲瓦爾特諾茨(Zvartnots)考古遺址,闡述了亞美尼亞典型教堂的孕育和發展過程,2000年躋身世界遺產名錄。

出埃里溫城向西,第一處景點是茲瓦特諾特的聖格里高利教堂遺址。主教堂建於641至661年,是那年代亞美尼亞最美麗的建築。
930年地震中教堂毀於一旦,留下一大片石塊瓦礫承載著那場災難。遺址雖然頹殘,尚存的骨架還有型有款,輝煌早已一去不復還,只能帶著淒涼的記憶默立於殘陽衰草中。

世界遺產聖格里高利教堂遺址,骨架還有型有款,帶著淒涼的記憶默立於殘陽衰草中。
繼續西行,來到亞美尼亞使徒教會的教廷所在地埃奇米亞德津。在羅馬帝國時代,180至340年,此地曾經作為亞美尼亞王國首都。
301 年,格里高利在梯里達底三世的王宮旁邊建了這座亞美尼亞第一座教堂,也是全世界最古老的主座教堂,王國遷都後教廷還一直留守這裡。王宮早已蕩然無存,教堂櫛風沐雨1700多年,一直是亞美尼亞民族的宗教和文化中心。

埃奇米亞德津規模很大,巨石堆砌的高大門樓恢宏莊嚴,門口的紀念碑是2001年為紀念亞美尼亞皈依基督教1700年時立的,刻著梯里達底三世國王將權杖交給格里高利修士的雕塑。

使徒教會教廷所在地埃奇米亞德津,門樓刻著亞拉臘山和國王將權杖交給格里高利的雕塑。

大教堂中 保存三個聖物

主建築大教堂始建於480年,用彩色凝灰岩堆壘,牆面苔痕如皺紋和老年斑,有一種艱深的氣韻。教堂頂有三座尖塔,最高一座尖塔下是鐘樓,安放青銅巨鐘五口。主體中央立圓錐尖頂,內部有迴廊呈四瓣形,各層巨柱之上有浮雕圖案,穹形天花板有大量壁畫裝飾。雖然不如歐洲的哥特式教堂俏麗輕盈,也不像俄國東正教堂有炫目的圓頂,但是樸素傳達了獨立堅韌的民族精神。

珍寶館裡保存著三樣聖物:聖矛的一部分殘片,聖矛是基督被釘在十字架上時,羅馬士兵龍津努斯刺戳基督的長矛,沾了基督的鮮血和榮光;諾亞方舟碎片;傳說中耶穌被釘死的十字架的一部分。

壯觀的教堂群風格不一致,是不同年代建造的。
聖賈亞尼教堂為紀念被梯里達底三世處死的聖賈亞尼修女。由三個中庭和中央的穹頂教堂組成,主殿兩側都有十字拱頂,這種建築風格隨後在亞美尼亞流行,是亞美尼亞建築發展的承前啓後之作。還有許多宗教題材的樹雕、石雕和塑像,彷彿閱讀一部亞美尼亞使徒教會的歷史書。

451年,亞美尼亞教會拒絕接受羅馬教廷關於基督兼具神人二性的教義,堅持奉行基督神性教義,因而獨立出來,成立亞美尼亞使徒教會(Armenian Apostolic Church),有自己的教廷、教皇。
他們堅持耶穌的誕辰不是12月25號,而是1月6號的主顯節。十字架獨樹一幟,不同年代十字架的形態和圖案有演化,代表不同涵義,是亞美尼亞獨有的宗教藝術。今天,耶路撒冷的耶穌基督聖墓大教堂就是由亞美尼亞使徒教會管理的,因此耶路撒冷有一個亞美尼亞社區。

這個傷痕累累的國家,今天只有300多萬悲情的人民,還有很多人流落異鄉。因為堅守本民族獨立的宗教歷史文化和語言文字文學,即使顛沛流離也有很強的民族歸宿感。人民無論流落何方,一旦落腳,就樹立起自己教會特有的十字架。

古希臘神廟 三面皆懸崖

從埃里溫中心向東40公里,美麗的雪山深谷之中,聳立一座很有氣勢的古希臘加爾尼(Garni)神廟。神廟周圍有羅馬浴場遺跡,和9世紀末一位亞美尼亞教皇的墳墓。灰褐石頭建築坐落在一處地勢極其險要的台地上,三面都是河水切割出的懸崖峭壁,懸崖下面是河谷,只有一面是平地與外界連接,由加爾尼城堡的城牆保護著,自然風光很壯觀。

神廟是公元1世紀,亞美尼亞梯里達底一世國王給太陽神密特拉的獻禮。梯里達底三世國王皈依基督教後,下令摧毀國內異教徒朝聖地,只有加爾尼神廟保留下來,祭壇雕像被除掉,作為梯里達底三世姊姊的夏宮。這是今天世界上地理位置最東的較完整希臘神廟;神廟在1679年大地震坍塌了,後來重建。

古希臘加爾尼神廟建於公元一世紀,是今天世界上地理位置最東的較完整的希臘神廟。
從神殿後的懸崖俯瞰,河谷深度和寬度都約三、四百米,很壯觀。對面懸崖上有一大片火山噴發的熔岩凝固的六角柱狀節理,沿河谷伸延出去,高度約百米。神殿周圍路面鋪的就是這六角柱狀石塊,與愛爾蘭的(Giant Causeway)地質結構類似,可惜沒有介紹也沒人欣賞。

洞窟修道院 如融入山岩

格加爾德(Geghard)修道院和上阿扎特山谷(Upper Azat Valley),2000年入選世界文化遺產。

埃里溫東南40公里的上阿扎特深谷中,隱蔽著格加爾德修道院,煙塵滿身倚山站立,與山岩渾然一體,這是亞美尼亞令我們印象最深刻的教區。

公元4世紀,格里高利在一處聖泉建立了這個修道院,Geghard是聖矛的意思,現在保存在埃奇米亞德津大教堂珍寶館的聖矛殘片,之前曾經藏在這座深山修道院裡幾百年。教堂和相關建築都是鑿在山壁上的幾個洞窟,修士們選擇在荒遠峭壁上的洞穴中孤寂地淬練信仰。

洞窟修道院由鑿在峭壁上的洞窟構成,修士們在荒遠的洞穴中淬練信仰。
現在格加爾德修道院由許多教堂和墳墓組成,大部分建築物都是鑿空山體隱藏在頑石之中,大小岩洞一層套著一層,自然光從高高的天窗透下,光影交錯斑駁陸離,營造了神聖氣氛。洞中沒有偶像沒有壁畫,只有大大小小的十字架。

中心教堂建於1215年,是中世紀亞美尼亞修道院迄今整體建築和裝飾藝術保存最完整的代表。岩石中開鑿出來的洞窟就是祈禱室,樸素無華,只有黝黑的穹頂和簡陋的燭台,牆壁留著岩石的紋脈。一座洞窟內有一股聖泉,人們在這裡接水飲用,泉水真的甘甜。

一些洞窟有雕刻的門,半圓形門楣以石榴樹和葡萄藤圖案裝飾,石牆上的浮雕有公羊、鳥身女妖、人臉面具和獸頭的圖案等。這些石刻已經存在幾千年了,是亞美尼亞人從青銅時代就沿用的建築裝飾。建築群周圍是阿扎特山谷入口處的懸崖絕壁,與美麗的自然景觀渾然一體。

塞凡湖 最大的高海拔湖

從首都駛往塞凡湖,沿途多是乾旱的懸崖峭壁和深邃的大峽谷,人煙寥寥。前方瀰漫出一片大湖塞凡湖,它是世界面積最大最深的高海拔淡水湖泊之一,海拔1900米,雪山環繞。亞美尼亞曾經有過的沿海水域全部淪喪,廣袤的塞凡湖是上帝給予的補償。

環湖有幾家教堂修道院。塞凡納旺克修道院安踞在荒遠的湖畔,建於4世紀,黑石砌成,堅牢簡陋,牆外是一排長滿黃色苔蘚的石頭十字架,一如1000多年前的原始。門很小,進入看到了一個緊湊的小禮拜堂,有神父在主持宗教活動。

天下著大雨,5月依然寒氣逼人,湖岸的層巒疊嶂全都朦朧在青紫色的煙霞中,變換著光影濃淡,水天之間一派寥廓。小小修道院在煙波浩渺的湖面承托下,很是孤獨寂寞。

塞凡湖是世界面積最大最深的高海拔淡水湖之一,小修道院在煙波浩渺的湖面承托下很是孤寂。

首都建築 散發粉紅光澤

埃里溫城比羅馬還要古老,去年邁入它的第2800年,已經失去古代的格局,也缺乏現代都市的規畫。市中心共和國廣場是唯一繁華的地段,圍繞著廣場修建博物館、音樂廳、噴泉、政府大樓等,建築風格統一為亞美尼亞古典式,以當地盛產的粉紅色凝灰岩建造,雨後朝陽下散發著溫潤的粉紅色光澤,釋放出古城的活力。

噴泉台階藝術中心正面是藝術廣場,有很多有趣的雕塑。沿著山勢修建了七層大理石平台,每層都有大型噴泉和現代派藝術雕塑。自動扶梯逐級上到頂端,站在108米高的頂層,整個城市和環繞著埃里溫的山脈,包括亞拉臘山盡入眼簾。因為經濟困難,噴泉不工作。總統府就在噴泉台階附近的街心公園。

首都埃里溫最重要的景點噴泉台階藝術中心,高108米,是現代藝術館和露天公園。

亞美尼亞千百年來,把民族的故事演繹得很悲壯。公元前一世紀,亞美尼亞疆土涵蓋了幾乎整個外高加索地區,不久淪為羅馬帝國的一個省,成為羅馬與波斯帝國之間的夾心地帶。之後,基督教文明接連遭受波斯、阿拉伯、蒙古鐵蹄的掃蕩。1071年塞爾柱突厥擊敗拜占庭帝國和亞美尼亞聯軍,東西方帝國對峙的戰略格局被打破,亞美尼亞王國永遠退出歷史舞台。在周邊強國傾軋下連遭厄運,疆土越來越小,最後被土耳其奪走的土地面積比剩下的領土還大。

紙幣、建築…處處有聖山

現在亞美尼亞既夠不著黑海,也挨不到裏海,還有一塊占國土面積20%的土地,名為納希契凡自治共和國(居民信奉伊斯蘭教),被切割出去成為亞塞拜然的飛地。雙亞兩國因納卡戰爭帶來深仇大恨,至今仍然劍拔弩張。最悲催的是距離首都僅20幾公里的民族聖山亞拉臘山,百年前被畫歸土耳其,基督教的痕跡被鏟除,亞美尼亞人祖先的墳塋蕩然無存。

聖經記載諾亞方舟停在亞美尼亞的亞拉臘山,她是亞美尼亞國家和民族的精神象徵。
奧斯曼帝國在一戰中失利,歸咎於信仰不同的亞美尼亞人與敵人勾結,宗教分歧演變成排他的民族極端主義。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資訊
有廣告合作的想法與需求, 歡迎與我們聯繫!
我們的廣告團隊聯繫方式是
微信 chuyuchi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