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和上帝的一次親密接觸

這場旅行從一開始我就笑說是神的旨意。如果不是去年在高人Tino寫的遊記裡面看到一張Tatev修道院的照片,也許我這輩子也不會踏足亞美尼亞。這張照片深深的打動了我,當時我就想這個地方以後我一定要去。這也讓我開始去了解亞美尼亞,然後發現原來這個國家有著那麼豐富的宗教文化藝術瑰寶,這更加增添了前去的慾望。初步設想線路可以從伊朗到亞美尼亞再到喬治亞。然後適逢六月我有二十天的假期,如果走這條線至少要一個多月,我的時間遠遠不夠。但Tatev修道院的倩影一直在心頭揮之不去,突然我冒出一個念頭,為什麼不放棄伊朗,只去亞美尼亞和喬治亞呢?然後南航會員日奇蹟般搶到特價機票(含稅5173,估計是沒人跟我搶吧?),因為我的運氣比較差,南航的大促永遠都搶不到它的特價機票,有時甚至連搜索頁面都進不了,這次能夠搶到,大概真的是神在促成這次出行吧?

喬治亞可以電子簽,非常方便,一下搞定。而亞美尼亞的簽證一開始我是想在國內辦好的,但亞美尼亞只有駐北京的大使館,我有妄想症,總是會擔心寄收途中會丟失護照。後來了解到可以在亞美尼亞駐提比里西的大使館申請簽證,而且說是必簽,三個工作日出簽,關鍵簽證費才7刀。諸多有利因素讓我最後決定到了喬治亞再申請亞美尼亞的簽證,但這也就埋下了禍根,嗯,或者說種下了福種。正所謂「福兮禍所伏,禍兮福所倚」,古語總是沒有錯的。

訂好機票,正常的套路就應該是開始上網搜索資料做路書。但喬治亞和亞美尼亞實在不是什麼熱門的旅行地,網上關於它們的旅行信息是少之又少,我乾脆放棄,反正有《LP》做堅強後盾。於是我著重開始惡補關於亞美尼亞、喬治亞和基督教的歷史。其實直到出發前,我只是確定了我在這兩個國家要去的地方以及粗略的日程安排,至於各個地方怎麼去,怎麼接駁幾乎都是空白。可能因為是一個人出行,我反而不擔心,因為不需要對別人負責,達到自己的目的就好,也許過程會艱難一點。 6月10日我帶著對未知旅程的期待出發了。

南航的航班說是廣州飛提比里西,其實是要在烏魯木齊中轉,中間要停留個小時。經烏魯木齊去喬治亞其中一個最讓人期待的應該就是可以在飛機上俯瞰天山山脈吧?在白雲機場我和南航櫃檯的帥哥交代把我的行李直接託運到提比里西的時候,帥哥就已經列印出了我的登機牌。我驚呼,我要坐窗口位,我要看雪山啊!帥哥笑笑說,兩程都是窗口位啦!有如神助!

我大概估算了一下時間,在飛機飛行了三個多小後,我打開了機窗的遮光板,果不其然,下面已經是蜿蜒的雪山了。時值夏季,山上的雪已經溶化了不少,但也正是因為這樣,積雪和土壤的交錯,猶如脈絡,發散四方,構成更具張力的畫面。

飛機抵達烏魯木齊,最初的設想十分美好,到市區轉轉,然後吃個大盤雞再繼續下一程。不料鄰座的女士告訴我最近進出市區和機場的路在整修,常常堵車堵得不可收拾,她告誡我一出一進很容易誤機,所以我不得已放棄了出市區的念頭。隨便在附近找了一家名叫「蘇坦巴克美食城」的餐廳,完全是衝著新疆風味進去的。點了個手抓飯和烤羊排,還有西北風味的酸奶。新疆小哥給我上了手抓飯後,並沒有給我勺子,當時我就凌亂了,是要我用手抓嗎?還好隨後給我送來了。濃鬱的羊湯汁包裹著每一顆飯粒,還配有一大塊連骨的羊肉,我直接出手,大快朵頤。可惜羊排烤得過幹,部分變焦,浪費了好羊肉。

吃飽喝足了,回到機場翻出我旅行的好夥伴《LP》,查看從提比里西機場出市區的信息,竟然沒有顯示任何公共運輸。然後天氣信息顯示提比里西大雨,飛機是晚上九點多到達提比里西的,於是我暗下決心飛機上要勾搭個哥(帥哥固然更好),一起打車出市區。然後到了登機口後,我發現坐著一片都是大叔,都是去喬治亞務工的大叔,實在是讓人憂傷。不過大叔也是要坐車的吧?到了再見步行步吧。

初抵提比里西(2016年6月11日)
上了飛機又是一通吃喝睡,當聽到廣播說即將開始下降讓大家係好安全帶的時候,我睜開了眼睛。朝窗外看去,飛機正穿越層層迷霧,天色還沒有全暗,依稀看見被巒巒青山圍繞的提比里西燈光點點,庫拉河穿城而過,一眼就看見了亮著燈的聖三一大教堂和Nariqala要塞,還沒落地就已經喜歡上這裡了。

過了邊檢,拿了行李,走到到達大廳,看到有不少中國人的面孔來接機。問了一個大叔是不是出市區,對方回答說他們的工廠在比機場更偏的郊區,不出市區。暈死……不管了,先換些錢。兩家兌換的銀行緊挨著,美金兌換喬治亞拉里的匯率居然不相同,我很想知道什麼人會去低的那家換。不過我還是多了一個心眼,問高的那家要不要手續費(在印度就試過要收手續費的,結果匯率高的扣除了手續費結果還少了),得到的答案是沒有的。

走出機場,馬上一有計程車司機走過來,問要不要taxi。連上非常有愛的提比里西公共wifi「Tbilisi Loves You」,找到旅館的地址給司機看,要價40拉里。折算了一下要120人民幣,覺得要價高了,跟司機講價,對方不肯降,甚至還多了幾個人圍上來幫口說就是這個價錢的了。我正在一籌莫展的時候回頭看見一個比我更茫然的國人,走過去一問,原來是華為外聘過來的技術人員,負責人員告訴他是派了車來接他的,但他找不到。我說在到達大廳的欄桿那裡不是有很多人舉著牌子接人的嗎?小劉說他看了但沒有,我提議再進去看看吧,可能看漏眼了。我們進去了以後果然在人群中看到了印著華為標誌的牌子。給司機看了我旅館的地址,他說可以順道免費送我到旅館,真是人品大爆發了!

車子駛進市區,雖已入夜,但一路還是略見繁華。忽然車子拐到一條黑燈瞎火的小巷,停了下來。然後司機跟我說到了,我趕緊謝過小劉,屁顛屁顛跟著司機下車。司機也是很好,一路帶著我找到門牌,帶著我走上那條伸手不見五指的樓梯,帶著我找到貼著旅館名字的門口。敲門半天沒人答應開門,又拿手機打了門口的電話,看著有人開門(後來我才知道這門一日24小時都是開的,只是很不易被察覺),看著我進去了才離開。司機的細緻周到讓我倍感溫暖。

旅館在一幢很老式的建築裡,感覺很像我小時候外公外婆住的大學裡的教工宿舍,所以雖然破舊,但我卻喜歡得不得了。開門的是一個上了年紀的大叔,他很熱情的帶我到四人間,指著床鋪叫我放下背包,我對他說我預訂的迷你雙人間不是床位,結果他對我說了一大堆奇里古怪的話,完全聽不懂。他也很無奈,於是只能又招呼我出大廳坐著。然後就開始打電話,打完電話他又對我說了一句,這次我終於從發音中聽出了他應該是說他是土耳其人。還好我還沒忘記土耳其語的你好怎麼說,跟大叔問了個好,他很開心,又開始跟我飆土耳其語。我只能連忙搖頭,表示什麼都聽不懂。但是科技進步至今,溝通的方式有千千萬萬種,大叔打開了他手機裡的google翻譯!他把手機遞過來,我看到裡面的一句話:你是感冒了嗎?喝點檸檬茶會有益。然後就走到廚房裡,給我拿出一盒檸檬茶。哎呀!原來大叔有留意到我的不適啊?

此時老闆終於回來了,是一位大鬍子的帥哥。等著他給我開門洗漱休息,居然他找不到房間的鑰匙!大概找了接近十分鐘,他終於在一堆混亂的鑰匙中找出了正確的。說是雙人間,不過就是在大房間裡用木板隔出了一個小單間,但房間裡有一扇臨街的大窗,也就很滿足了。一開始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隔的這個單間不直接隔到頂,還要用木板搭個頂。當時我猜想是老房子空間太高,目測層高有四米,想省材料的緣故吧。到了深夜,全部的捨友都回來了,有人爬到了我的房頂上去睡覺我才恍然大悟,原來上面鋪了張床墊又有「一間房」了。

等我從浴室出來,老闆早已不知道去向。其實在我住的這麼多天裡,老闆除了有新舍友入住的晚上就會過來收房費外,其餘時間完全是見不著他的。我瞥了一眼大房間,看見土耳其大叔跪在地上,估計是朝著麥加的方向在做晚課。現在還是他們的齋月,不敢打擾,速速進了房間關燈睡覺。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資訊
有廣告合作的想法與需求, 歡迎與我們聯繫!
我們的廣告團隊聯繫方式是
微信 chuyuchi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