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從伊朗到亞美尼亞

午夜十二點多到達德黑蘭,巴士把我放到自由塔不遠處的馬路旁邊,這麼晚了,馬路上仍然車來車往,車燈照得人直晃眼。

攔了幾輛車,最後跟一個司機講好了價,到馬什哈德青旅,7萬里亞爾,這位司機沒有跟我還價就點頭答應了。行至旅館,司機說這次虧慘了,但我下車時仍然跟我愉快地握手致意。

早上起床洗澡,雙L已經買了當天下午1點發往亞美尼亞埃里溫的汽車票,我則一直糾結於亞美尼亞、格魯吉亞和阿塞拜疆三個國家的旅行順序,最後在快到中午12點的時候最終決定與雙L一起走,於是抓起行李火速直奔地鐵站。德黑蘭到埃里溫的車票是160萬里亞爾,是講了價後的價格,車程24個小時。
臨晨兩點多,我們到達伊亞邊界口岸,在口岸的亞美尼亞一側,我們把剩餘的里亞爾換成德拉姆,當時的匯率是1美元兌換475德拉姆。我已經提前辦好了電子簽證,雙L則在口岸辦理落地簽證。亞美尼亞的簽證很便宜,21天的簽證費是6美元,也很方便。過關之後等了好久才上大巴,天空飄著小雨,氣溫很低。
大巴沒有臥舖,人不多,我們便找一個三排椅子躺下,但是並不舒服,車行也並不平穩。第二天天亮的時候爬起來,才發現我們是一直走在山路上的,此時的景色與伊朗完全不同,再也不見伊朗式隨處可見的荒涼戈壁了,取而代之的是沁人心脾的高山草甸,遠處的雪山和低矮的雲層,雨後的樹葉愈發青蔥,成群的牛羊繁星點點散佈在綠毯上,真是令人心曠神怡。

我們中途在一個小店集中的休息站略作停留。每家小店的東西大同小異,大瓶小瓶自製的葡萄酒、核桃仁穿成串後裹上葡萄糖漿(至今我仍不知道這個東西應該怎麼稱呼),還有一些落滿灰的包裝乾糧,從人們的衣著和小店陳設來看,這裡的生活並不寬裕,小店經營應該也是很難符合人的心意。我隨手拿起一袋餅乾,看到包裝袋上的日期早已過了最後保質期限。

上午晚些時候,我們在山間路口的一處人家停靠,這裡提供食宿,早餐以麵包為主,價格並不便宜。路邊柵欄上掛著很多寫有波斯文的牌子,我們的大巴司機還給這家修了一會兒車,顯然彼此都是熟人了。

雙L在車上已經用手機定好了埃里溫的旅館。我們在當地時間下午三點多才到達埃里溫,然後打車到旅館。這家旅館位於市中心共和廣場旁邊的一棟居民樓上,入口需要繞到馬路背後。男主人的名字朗朗上口,叫做格里古里。我們的房間是四人間,靠門的下舖已經被人住了很久了,這個人就是大神陳同學。因為來這邊有一段時間了,所以陳同學對市區比較熟悉,晚上他就帶我們轉了不遠處的紀念品市場和大型超市。

旅館的廚房可以使用,我們就在超市買了方便麵、香腸和青菜。這裡的青菜真的是很貴,一個西紅柿就要約5元人民幣,我們買了兩個西紅柿,少量的雞蛋、油菜和土豆,番茄炒蛋和土豆絲好像早已經成了默認的必備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