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亞美尼亞,為何被稱為“外高加索的以色列”?又是地緣決定命運?

在亞歐大陸的黑海與里海之間,呈西北向東南走勢的高加索山脈蔚為壯觀,一路下來成為亞洲與歐洲的地理分界線。大高加索山脈從黑海東北岸俄羅斯的索契直達里海西岸阿塞拜疆的巴庫,相隔不遠的小高加索山脈則幾乎與之平行。

高加索山脈北側稱前高加索或北高加索,南側稱外高加索或南高加索。北高加索屬俄羅斯聯邦,外高加索分屬格魯吉亞、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三國,而著名的“外高加索高地”則由亞美尼亞高原和小高加索山脈共同構成。

作為傳統的“高加索三國”之一,亞美尼亞這個內陸小國在世界上的知名度的確不高,能為世人所熟知的恐怕就是它在一戰間蒙受的那場災難了。可以說,在亞美尼亞悠久的歷史中,悲慘的經歷遠多於曾有過的輝煌。

然而,這個命途多舛的民族最終不僅頑強地生存下來,如今還發展得不錯。鑑於相似的悲慘歷史和不屈不撓的民族精神,亞美尼亞一度被稱為“外高加索的以色列”。那麼,這兩個國土面積相當的小國都有哪些地方相似?

一、歷經“大災大難”

與以色列悠久的歷史相比,亞美尼亞也不遜色。公元前500年,亞美尼亞族就已形成,曾建立起統一的亞美尼亞王國,其疆域囊括高加索地區和當今土耳其東部的廣大區域。到了公元前一世紀前後,亞美尼亞成為當時西亞最強大的國家之一,其疆域從地中海和里海一帶一直綿延到埃及。

然而,隨著歷史的發展,地緣的優勢和劣勢也會相互轉變。亞美尼亞的輝煌並沒有持續太久,在之後的千餘年之中,作為四戰之地的外高加索地區一直是各方勢力角逐的重點,而身處其中的亞美尼亞自然不得安寧。

相繼從波斯人和馬其頓帝國手中掙脫出來,亞美尼亞又不幸地淪為羅馬帝國的“保護國”。期間的公元3世紀,為了不被波斯人的拜火教所同化,亞美尼亞定基督教為國教,成為世界上首個單一宗教國家,為基督教的傳播推廣做出了很大貢獻。

之後200年,亞美尼亞反抗波斯人統治的鬥爭持續不斷,最終在第二次全民起義中迫使波斯帝國做出讓步,亞美尼亞恢復了自治地位並得以保持基督教信仰。公元680年,波斯被阿拉伯所滅,阿拉伯人隨即入侵亞美尼亞並強迫亞美尼亞人改信伊斯蘭教。

對待外族入侵和剝奪自己的宗教信仰,亞美尼亞人始終一個態度:拼死抵抗。結果同之前的波斯人一樣,阿拉伯人也沒有得逞。公元1000年左右,亞美尼亞被塞爾柱土耳其和拜占庭帝國所夾擊,隨後被拜占庭和塞爾柱土耳其先後統治。

公元1220年左右以後,亞美尼亞又被西侵的蒙古所統治。 1454年,奧斯曼土耳其征服拜占庭後開始統治亞美尼亞。近四百年後1828年,沙俄從土耳其手中“買回”東亞美尼亞,大量亞美尼亞人遷至東亞美尼亞。

就這樣艱苦度日,直到一戰間的1915年,亞美尼亞歷史上最悲慘的一幕在奧斯曼帝國境內發生了,一百多萬亞美尼亞人慘遭迫害的同時,數以萬計的亞美尼亞人被迫流亡海外。

二、周邊“群狼環伺”

與以色列惡劣的外部環境類似,亞美尼亞西鄰土耳其,北接格魯吉亞,東為阿塞拜疆,南與伊朗接壤。可以說,這四個鄰居沒一個善茬。土耳其自不必說,幾百年來沒有停止對亞美尼亞人的迫害。在與沙俄不斷“博弈”中,奧斯曼土耳其始終將亞美尼亞當作一枚棋子。

對亞美尼亞所在的外高加索地區,同樣作為地區“一霸”的伊朗也時不時介入勢力。雖然屬於伊斯蘭什葉派的伊朗與其他屬遜尼派的阿拉伯國家不對付,但對亞美尼亞這個基督教國家還是一直採取敵對態度。翻開亞美尼亞的歷史,其抗爭的對象主要就是這兩個國家。

被伊斯蘭化的阿塞拜疆自然也不會與亞美尼亞和睦相處,因納卡地區歸屬之爭,亞美尼亞與阿塞拜疆發生了戰爭。一時間,周邊眾多的穆斯林國家紛紛用實際行動支持阿塞拜疆,而亞美尼亞僅得到少數西方國家“道義上的支持”,孤立無援之境地令人心寒。

與同為基督教國家的格魯吉亞關係應該好點吧?也不盡然。誕生“鋼鐵”斯大林的格魯吉亞自古民風彪悍,凶狠好鬥。長久以來,格魯吉亞與俄羅斯的關係劍拔弩張,直至在10年前大打出手,如此周邊亂局,身旁的亞美尼亞豈能不受波及?

三、宗教“特立獨行”

同以色列人信奉的猶太教相似,亞美尼亞的宗教信仰也很“獨特”。亞美尼亞雖然是第一個定基督教為國教的國家,但他們所信奉的基督教既不遵從羅馬天主教,也不遵從希臘東正教,屬於自成一派的宗教,這在極為看重宗教的西方人看來是“不合群”。

如此一來,在亞美尼亞周邊,無論是信奉伊斯蘭教的土耳其、伊朗和阿塞拜疆,還是信奉東正教的格魯吉亞和俄羅斯,被“包裹”在中間的亞美尼亞就成了他們眼中的異教徒。

但不管怎麼說,亞美尼亞仍屬基督教國家,這也是它在“群狼環伺”下時常選擇站在俄羅斯一邊的一個因素,亞美尼亞人明白,作為大國博弈的工具,受夾板氣的小國祇能兩害相權取其輕。

四、“會經商”的民族

猶太人流落世界各地一千多年,沒有土地可種的他們在經商上頗有天賦。而生長在一個封閉的山地小國,勤勉的亞美尼亞人同樣具有經商的天賦。早在被奧斯曼土耳其統治時期,亞美尼亞人在帝國境內的生意就做得風生水起。

看來,地理“出身”同樣能改變“命運”,自誕生於歐亞交界處之日起,亞美尼亞人就注定與商貿有緣。他們依托古老的貿易路線,將商人的精明表現得絲毫不亞於猶太人。亞美尼亞人不僅建立起縱橫幾大洲的國際化商業團體,還成功與歐洲人主導的海洋貿易結合,將自己的商業輝煌不斷延續。

如今,“流落”在世界各地的亞美尼亞人高達800多萬,而亞美尼亞國內才300多萬人口。靠自身聰明和勤勞,亞美尼亞人在諸多商業領域取得不俗成績,由此贏得世人的認可和尊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