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亞美尼亞:神話與奇蹟的國度

即使在飛機降落到葉里溫國際機場之前,你就已經被亞美尼亞的神話所包圍了。當飛機在機場上空盤旋,等待降落到跑道上時,你可趁機望望窗外的風景。在你面前,有如明信片上的照片一樣美麗的就是亞拉拉特山。

它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山之一,毋庸置疑也是宗教地位最高的山之一。雖然三大亞伯拉罕宗教(猶太教、基督教與伊斯蘭教)的教徒在許多事情上存在分歧,但他們都相信《舊約·創世紀》中的描述,即當上帝讓世界發洪水的時候,諾亞方舟最後停泊的地方就在亞拉拉特山。

雖然有許多人不相信諾亞方舟的故事,但在高加索的這一部分地區,確有一些地理證據表明這裡曾發過大洪水。如果真的是這樣,雖然洪水無疑為當地的民眾帶來了災難(並在此之後,被他們的民間傳說收錄進來,口耳相傳),但洪水影響的也可能僅僅是一小部分地區。一些地理學家與考古學家曾暗示洪水可能是海嘯造成的,而在古代人看來,那就是上帝在發怒。亞拉拉特山現在已經不屬於亞美尼亞了,它是國境線另一側的土耳其的領土,對這一點亞美尼亞人格外敏感,但是這座山依舊是亞美尼亞人的民族認同的一個重要的部分。亞美尼亞民族自稱是諾亞最小的兒子雅弗的後代;亞拉拉特山出現在國徽與銀行發行的紙幣上;在亞美尼亞的古代傳說中,亞拉拉特山是眾神之家,這點非常像古希臘的神都居住在奧林匹斯山一樣。亞拉拉特山主宰著葉里溫的天際線,亞美尼亞人稱,這是一個永恆的提示,即人類在地球上生活是因了上帝的恩澤。

然而,亞拉拉特山遠不是亞美尼亞唯一有神話起源之說的山。阿拉山就是為了紀念古亞美尼亞的國王阿拉而命名的。尼尼微城的女王塞米勒米斯愛上了阿拉。當阿拉拒絕了她通姦的企圖時,塞米勒米斯的愛意轉化為了暴怒。她發動軍隊攻擊亞美尼亞,阿拉在戰鬥中喪生,這讓苦戀的女王更加瘋狂。她試圖通過親吻,讓他逐漸腐爛的屍體復活,並嘗試用她的巫術令他重生,但是都不奏效。塞米勒米斯把阿拉埋葬在了阿拉山腳下,他的靈魂在鑽出地面的時候,將這座山的形狀變成了一個沉睡的人的樣子。如果你近距離觀察,你幾乎可以看到在山坡頂端的一個人臉的輪廓。這就是阿拉的臉,他已長眠於地下。

亞美尼亞的神話與史實經常糾纏在一起,考古學家要做的就是嘗試將事實從虛構中分離出來。亞美尼亞族認為他們的祖先發源於東土耳其地區、圍繞凡湖一帶的烏拉爾圖王國。烏拉爾圖人最初崇拜自然,他們早期供奉的神靈反映了這一點。而當亞美尼亞被美索不達米亞人、伊朗人及希臘人入侵之後,亞美尼亞人受到了他們深深的影響,信奉的神的數量猛增,也包含進去了這三種入侵者的文化中最重視的神靈。

中部的加尼寺是最能體現早期文化與宗教交融的地方。1945年發現的一個希臘刻印,將建造加尼寺歸因於「太陽神梯里達底–偉大的亞美尼亞毫無爭議的國王」,由此可推測加尼寺的建造時間為公元66至77年。這個寺是梯里達底一世國王給他希望結交的瑣羅亞斯德教的太陽神密特拉的獻禮。有人持有異議,因為寺內也存放了一尊羅馬帝國的皇帝圖拉真的雕像,亞美尼亞當時位於羅馬帝國的邊緣地帶。無論哪種情形,早期的亞美尼亞人都相信自己是太陽神的子孫。

亞美尼亞是世界上第一個宣布將基督教立為國教的國家,所以在4世紀初,政府頒布了一道法令,要求摧毀亞美尼亞境內所有異教徒的朝拜地。出於一些原因,加尼寺是大摧毀時期唯一保存下來的寺院,它沒有被毀掉用來建基督教堂,折衷的結果是在它的旁邊蓋了一些教堂。考古學家已經能夠證實,那時寺院聖所內部的聖壇與祭祀的雕像都已被移走,寺院已經喪失了宗教功能,變為梯里達底三世的姐姐的夏宮。她應該有極好的建築品味,給自己選擇了如此絕妙的度假地。

然而,亞美尼亞在接受基督教的時候,也在基督教中融入了自己之前的信仰:在普通人的心中,聖經人物的身上都被賦予了之前的神靈的特徵與能力。亞米尼亞的火、光與戰爭之神維哈根的形象,最初就融入了希臘英雄赫拉克勒斯的形象,之後還融入了加百利天使的形象,來塑造一個合成的英雄,這個形象在亞美尼亞的肖像中很特別。維哈根的雕像在內姆魯特山(古亞美尼亞的一部分,現在屬於土耳其)依然可見,在葉里溫還有許多他的現代版本。類似地,亞美尼亞人心中耶穌基督的表兄,也是他的第一個門徒聖洗約翰的形象,就是維哈根、希臘戰士泰瑞斯與前基督教時期亞美尼亞的雷神卡拉佩特(長發,渾身閃閃發光,戴著紫色王冠與十字架)的形象的綜合體。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資訊
有廣告合作的想法與需求, 歡迎與我們聯繫!

我們的 Whatsapp 是
+852 53188700